举报

第2章 缘起缘灭

生命就是一个巧合,不经意的来到世上,不经意的遇见你。

叶寻依被送到孤儿院的第一天,活泼开朗的她很快融入了大环境里,她在和女孩子们玩捉迷藏的时候,无意间走到了大堂,她想躲进大堂圆台的桌布下。

她看见一个比他稍大一点的小男孩正坐在大堂门前的台阶上,双手握拳撑着下巴,呆呆的望着天空,似乎在沉思这什么。

“你……你好啊,我叫叶寻依”不知怎么外向的她竟然有点结巴起来,尽然让她有一种女孩惯有的羞怯,“我……我叫叶寻依”稚嫩的脸蛋上微微泛红,她扭捏着身子摆了摆手。

“哦”

苏羽脉扯了扯衣角,他向来不善言语。

“你………叫什么名字”叶寻依半扭着身子,也扯了扯裙角。

“苏羽脉”苏羽脉望着她似乎想继续说些什么。

“时间到了,我开始找咯”

不远处一个年长女孩的声音飘过来。

叶寻依终于想起了捉迷藏的事,迅速起身向大堂里跑去,跑出几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微笑着对赌羽脉说道:“小脉哥哥,我要赶快躲起来了,下次和你说话啊”说完转身钻进了某张桌子的桌布下。

苏羽脉望着叶寻依的趴下钻进桌布一举一动,默默的从嘴里念着:“很高兴认识你”他的嘴不易发觉的弯起,露出欣喜的一瞬,然后又转过头去望向天空,他发现天上的云如此的白,云背后的天那样蓝。

“喂,羽脉”

一个女声打断了他的遐想。

苏羽脉不解的望着这个女生,斜留海,大眼睛,圆脸。她叫刘芙。

因为胖年龄也长于大多数人。院里的孩子都管她叫做福姐。

“你看到有人进大堂没?”福姐俯视着苏羽脉。

“没太注意”苏羽脉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

“算了算了,从来就没知道过什么。

我自己找她们”福姐叹着气走开了。

不久,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谢谢,小脉哥哥”

望着福姐远去的背影,叶寻依偷偷从桌布下钻了出来,小小的身体趴在地上,有种惹人怜爱的摸样,就像就像家里养的永远长不大的茶杯犬。水汪汪的眼睛,望着羽脉。

“没……不算什么”苏羽脉慌张的回答道。

叶寻依见苏羽脉的神情不禁笑了,她走过来同苏羽脉一同坐在台阶上。

“你老是坐在这里发呆啊”

“算是吧”

苏羽脉的眼睛转动着。

“那我以后会来哦,来找你的”

“嗯,好啊”

“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不无聊吗?和我们一起玩呀”

“还好吧,我不喜欢玩游戏”

“哦”叶寻依说完以后便没多说什么,静静的陪他坐着,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像一家人的感觉。

直到夕阳西下,两个人依然坐在那里望着天空,他们忽然发现天不只是蓝色的。两个小小的身影就这样静静的,被和煦的风吹的沁人心脾的温馨。

“嗯,是呢”

那个穿粉色衬衣的女孩子点了点头,“昨天我也在这写生,只是我在你后面,我也看见了老伯撒网捕鱼那一幕深有感触,所以画了下来,我看见你在那里作画有种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美感,所以一同画了画了下来,但画了一半天就黑了,所以另一半就画了黑夜”

“哦,你很喜欢画画吧。一晚上一个女孩子就坐在荒山上?”苏羽脉对这个特别的女孩很好奇。

“我喜欢画下各种各样美好的事物”女孩笑着,走上前去捡起了那幅画,“刚刚一阵风把话吹走了呢”

苏羽脉望着女孩站在风里笑着把吹乱的发丝潦倒而后,越来越觉得她好熟悉。

第二次见到叶寻依的时候苏羽脉仍旧坐在大堂前的台阶上。那天叶寻依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衬衣向他挥挥手走过来。

“小脉哥哥”

苏羽脉望着她,右手微微举起示意。左手轻轻拉着衣角。

“小脉哥哥,看我买的新衣服。好看吗?院长给我买的”小依看了看羽脉,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苏羽脉看见衬衫胸口处有两只白色的兔子,一只头上有个蝴蝶结,另一只带着领结。一件挺别致的衬衣。苏羽脉对叶寻依点了点头。

“院长爷爷今天带我去大街上了,好热闹了,好大好大的”

小依比画大的时候,稚气把手张得好大好大,他怕难以形容大街的热闹和壮观。

“嗯”看着小依夸张的动作和神情苏羽脉不自觉被逗笑了。

“小脉哥哥,你也见过啊?”

“小脉哥哥,你也喜欢街上的气球吗?”

“小脉哥哥……”

大堂的门口,总有个爱问问题的小女孩,向一个小男孩唠叨着。

天依旧的蓝,云依旧洁白。

“你……你是……”苏羽脉眼睛瞪圆了,拳头紧紧握住,激动的有些说话都断断续续。

女孩有些苏羽脉突然变化的表情吓到了:“我……”

苏羽脉屏息凝视,他期待着,听到那个曾经令他魂牵梦绕的名字。

“小依,小依!我们今天去大街上玩”苏羽脉朝着小依住的屋子敲门喊着。

良久,没有人回应。

“小依!别和我捉迷藏哦”

苏羽脉挠了挠脑袋猜想小依一定是躲起来了。

门缓缓的开了,“小依……”苏羽脉望着把头探出门的福姐,闭上了嘴。

“吵什么啊,小依走了,她好像被有钱人收养了”福姐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像透了包租婆。

“啊!她去哪里了?”藏在背后的棒棒糖一下子坠在地上碎了。

“大堂吧,可能走了”福姐望着摔在地上的棒棒糖眼馋,“那棒棒糖……”

还没等福姐说完,苏羽脉一溜烟跑走了。

只留下残碎的棒棒糖安静的躺在地上。

大堂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别克,当苏羽脉走近的时候车窗缓缓的摇了下来,叶寻依脸色很不好看,大叫着:“小脉哥哥!”

“小依,你……要走了么?”苏羽脉厌恶的望着小依旁边正用像彩虹带满了各种颜色的戒指肥大的手摸着小依的头的中年女人。

那个阔太太,看见苏羽脉凶恶的眼神手停止了轻抚,但片刻后又朝羽脉嘲笑的表情继续在小依头上摸着。

叶寻依摇了摇头,“小脉哥哥,我会回来看你的”

车窗又被缓缓的摇了上去,苏羽脉望着叶寻依的表情,心里有种无助的感受,莫名的无助。

太阳西斜,别克车光滑的表面反射着刺眼的光,刺得眼睛生疼。

“爷爷!为什么让小依被带走,为什么!”苏羽脉冲着院长怒道,小嘴嘟囔的翘着,眼神里带着一种被抢夺的憎恨。

“小脉”院长推了推眼镜,一脸无奈的样子,“每个人都希望有个家啊,人生总会有很多离别的时候的”

“她不喜欢去”

苏羽肯定的说。

“小脉!每个人追求幸福的权力,这就是她认为的幸福”院长握着拳头,头上的汗珠不停地滚落。

苏羽脉没再说什么,向院长室外走。

他又走回了大堂门前,望着叶寻依离去的方向。望着车轮碾压的痕迹,望着夕阳的余晖。苏羽脉的心开始隐隐的疼痛。

八个月后……

苏羽脉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卷曲着身体,呆呆的斜视着地面……

在他右边的病床上,坐着一个和他穿着同样衣服的年轻女人,她叫周梦惜。

周梦惜端着画板专注的望着苏羽脉,手中的画笔不停地在画布上涂抹着。“我说小模特,你还很敬业么。

都半天了动都没动过啊”

苏羽脉麻木的抬起头,望了望说话的女人,又把头低了下去。

眼睛里像死灰一般,没有一丝光。

“喂,小弟弟,给你看样东西”

刘梦惜放下画笔,把画面朝向苏羽脉。

苏羽脉犹豫了一下,最终抬起了头,他的瞳孔一下子打开了,直勾勾的望着那副画。

刘梦惜扑哧一声笑了:“你还是个小情种啊”刘梦惜满意的望着自己的画,“是不是很像她?”

画面上画的是苏羽脉卷曲着身体坐在病床上,眼睛无神的看着下方。病床上,背对着坐着一个女孩子,娇小的身体,蓬松的马尾,粉色的衬衣,双手衬着床沿,安静的坐着。

“你认识小依?”惊讶过后苏羽脉问道。

“……”刘梦惜摇摇头。

“那你是怎么画出她的?告诉我!”苏羽脉的情绪有些激动。

“用眼睛看,用心想,她就在眼前”刘梦惜将画递给苏羽脉,“送给你的”

苏羽脉接过画,他看着里面的女孩子笑了:“姐姐,你能教我学画画么?”

“好啊”刘梦惜开心的笑了。

橘黄色的阳光透过窗沿,照进病房里和师徒两人拥抱在一起。

那个穿着衬衣的女孩身上散发的油彩的味道让苏羽脉觉得她就是那事画里的那个小依,他的心有点乱乱的跳着。

“我……我叫庄小年”庄小年懦懦的回答。

苏羽脉忽然有种飘起来后重重坠落在地上的感觉。他看着庄小年对她笑的样子那么亲切那么伸手可及那么触人心弦的熟悉。他不相信这是一个陌生人,她就是小依,他的亲人,他的小依妹妹。

“小脉哥哥,我要和你一起去云上面,那里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小依指着天空呵呵的笑脸依然在羽脉脑海里回荡着。明媚的像阳光一般。

“很高兴认识你”苏羽脉对着那个女孩淡淡的笑着,笑的有些心酸。

“嗯”庄小年伸出手,示意握手。

苏羽脉也伸出手,两手握紧,良久,像两个故友重逢激动的样子。

风吹乱的他们的发丝,吹散了他们的思绪,苏羽脉的目光和手都收了回来。

“我叫苏羽脉。”

苏羽脉试图在她的眼睛里找出一点惊讶,可是没有,她依然坦然的笑着。笑的那样甜蜜。

“你饿了吧?”庄小年看着脸色苍白的羽脉。

她从背后的包里取出了一些法式蛋糕,和两瓶矿泉水。

苏羽脉接过蛋糕和水,笑了,他还是觉得那种熟悉的被关心的感觉:“还真饿了呢,谢谢。”他感觉到了小依的影子,不管她是不是小依,他都觉得很知足。

两人坐在草地上,边吃边聊,把一切悲伤都抛到脑后。

小依,你一定也过得很好吧。羽脉望着天空笑了。。”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