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第1章 一个大人物的平凡出生

秦昭王四十八年(前259年),正月,赵国,邯郸。

刚过新年的秦国驻赵国公馆里一片紧张,公馆的主人是既兴奋又激动。不是别的,因为他的妻子马上要生了。

和今天我们在医院产房外看到的那些焦急中带着喜悦的父亲们一样,公馆的主人也是焦急而欣喜地等待着。这个异人,并不是具有超级异能的人,而是一个身份异于常人的人,他的爹爹是当时第一强国大秦国的太子——安国君,他的爷爷就是大秦国的国王——秦昭襄王。也就是说,异人不是王子,但他有一个王子父亲,和一个国王爷爷,他不知道,他的夫人即将给他生一个皇帝儿子。

回想一年前的落魄,由于秦赵两国交恶,作为秦国在赵国的质子,异人自然成了风箱中的老鼠——两头受气,几乎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再看看今天的“五子登科”,什么“车子、房子、银子、位子、孩子”全都有了,一想到这些,异人都是心潮澎湃,无法自已。

异人有时候都怀疑这是不是真的。都咬了好几回手指头,一咬,发现真疼,用劲大的时候,真疼得受不了,每到这个时候,异人就异常兴奋,因为这一切都是真的。

正在恍惚的异人,突然被婴儿的啼哭拉回了现实,这一切都是真的。

“恭喜公子,夫人生的是男孩!”收生婆高兴地告诉异人。

做父亲了,有儿子啦,异人那个乐。

正在这时,有家人来报,说吕不韦先生来了。

听说吕不韦来访,异人兴奋地亲自出去迎接,一定要感谢自己的这位贵人。

“恭喜!恭喜!”吕不韦远远地就开始向异人祝贺。

“同喜,同喜!”异人也是早早地迎接着。

见面之后,两个兴奋的男人顾不上什么礼节,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无疑异人是兴奋的,而吕不韦也是兴奋的。

两个男人都是相当兴奋,但各有算盘。

异人兴奋是因为他认为老婆给自己生了一个白胖大小子。

吕不韦兴奋是因为他认为异人的老婆给自己生了一个白胖大小子。

总之,一个人的出生给两个男人同时带来了激动和兴奋。而能给这样两个男人带来激动和兴奋的人,注定不是凡人。

事实的确是这样,这个人惊世骇俗,因为他是嬴政,他还是秦始皇。

古今中外,大凡皇帝伟人圣人出世,史书上都会有一些类似的怪象记载。比如刮大风啊,下暴雨啊,房屋冒香气啊,天空到处红光绽放啊……其实无非就是要告诉你,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他将来做皇帝做圣人是因为有上天罩着呢,所以普通的你就老老实实做下人吧。

但这些东西在中国第一位皇帝身上却没有一点体现,没有刘邦出生时蛟龙伏在其母身上,也没有朱元璋出生时房屋的红光绽放,嬴政的出生是平静的(史记记载,秦昭王四十八年(前259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

按常理来说,这样的大人物出生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呢?要是没有动静怎么能服众呢?凭什么你嬴政能做皇帝,其它人就不能呢?

嬴政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爹是秦王。”仅此一句就够了。

嬴政做秦王、做皇帝,因为自己的爹爹,爹爹的爹爹,爹爹的爹爹的爹爹……都是秦王,因为有这一群爹爹在后面罩着呢,所以嬴政做皇帝是理所当然的。不像刘邦、朱元璋,他们的爹爹都是农民,爹爹的爹爹、爹爹的爹爹、爹爹的爹爹的爹爹……还是农民,向来是都是皇帝罩着农民,哪有农民罩着皇帝的,因而刘邦、朱元璋只得求助上天,让天来罩着自己。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

异人仔细咂摸这句话,觉得很有道理。自己的父亲安国君之所以是秦国太子,是因为父亲的爹爹是秦王,爷爷之所以是秦王是因为爷爷的爹爹是秦王……

可现实是,虽然爹爹是秦国太子,是秦国将来的秦王,但自己却不是爹爹的嫡长子,因而也就未必能做秦国的太子,不能做太子,自然做不上秦王了,自己做不了秦王,自己的儿子自然也就做不了秦王……

看来,龙生的不一定是龙,国王的儿子不是国王的比比皆是,远的不说,单独自己就有二十几个兄弟,自己又排行中间,不受父亲安国君宠幸,长期被留在诸侯国当人质,等到爷爷死去,父亲继位为王,自己又怎么能同早晚都在父亲身边的其它兄弟们争太子之位呢?

这位父亲确实非同凡响,不像今天的父亲们,孩子出生了,考虑孩子的花费何来,考虑孩子的入托,考虑孩子的入学……一切的一切,无非是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幸福的未来;异人也是这样打算的,只是他考虑的是怎样能让自己的孩子做秦王。

当然在一个宗法社会里,不是谁都可以想让自己的孩子做国王的。因为让自己的儿子做国王是有条件的:首先必须自己是国王,而且同时自己的父亲也必须是国王,父亲的父亲也必须是国王,否则就是造反,那可是要砍头的。

这三个条件,异人只具备一个,就是爹爹的爹爹是国王。所以要使自己的儿子做国王,那就自己先做国王,于是异人下定决心,为了自己的儿子,当然也是为了自己,一定要做国王,而且要做秦王。

战国末年是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为争夺霸主,战国七雄连年争战,在这个时代,什么奇迹都可以发生,只要你具备聪明的头脑。

出生于这一时代的嬴政此时只是一个孩子,自然没什么作为,可是一个人的出现却改变了嬴政一家人的命运,这个人就是吕不韦。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