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第2章 红儿

“红儿,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风灵让沈君雨和手下收回武器,自己扶着红儿回到她空无一人的家里坐下,风灵看到地上有不少干枯的血迹,和沈君雨交换了一个眼神,事情的真相,已经露出大概的痕迹。

沈君雨看到红儿眼神对自己似乎有戒备,他看了一眼风灵,。风灵点点头,沈君雨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出去了,偌大的屋子就剩下风灵和红儿两个人。

红儿茫然地看着风灵,好一会才知道风灵在问自己,她停了一会,才不情不愿地回忆起当初的一切,她的回忆,让风灵觉得心痛,也让风灵觉得后悔,她宁愿不知道真相,不用红儿回忆起来是那么痛苦。

原来向天阁知道风灵来到山村和红儿做了朋友,就想用杀了红儿威胁风灵,后来发觉即使是杀了红儿也无法让风灵回头之后,为了继续在山村寻找宝藏,就用从村里得到的蛇药救回了红儿,村长见到爱女归来十分高兴,却被红儿告知向天阁的狠毒,村长就想把向天阁从自己的村子里赶出去。

向天阁知道村长的意图之后,失去风灵和被赶走的双重激怒之下,就让人杀了村子里所有的人,村里的人都是淳朴的山人,根本就不会抵抗,很多人就是在家里被杀死了。

木游蓝本来想赶回山村安葬红儿,为红儿做好最后一件事,不料见到了这么血腥的一幕,他奋力阻止向天阁,却被向天阁砍伤,金灿在向天阁的刀下救回木游蓝,因为金灿知道,只要木游蓝在他们的手中,风灵就一定会来这里,就可以重新捉获风灵。

木游蓝意识到向天阁想利用自己来威胁风灵,他宁死不从,本来想咬舌自尽,向天阁推出了红儿,让木游蓝自己选择,他可以立即就为风灵去死,也可以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回红儿的性命,向天阁让木游蓝自己选择。

木游蓝惊诧,原来红儿没有死,红儿还活着。

“木大哥,为什么你要回来?你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你回来做什么?”红儿悲伤地凝视木游蓝,自己牺牲了一切让木游蓝跳出去,结果木游蓝还是回来了。

“我想回来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天可怜见,你居然没有死,红儿,既然你没有死,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娶你为妻!”木游蓝被金灿压住双手,他还是抬起头对红儿说道。

金灿,是向天阁的贴身侍从。

“是真的吗?”红儿听到之后,挂着泪珠的脸庞出现两道红晕。

“是的,我答应你就一定会做到,我本来以为你……”木游蓝看着红儿,笑了。

“还有心思说这个?你还是想想,你能不能活到风灵来救的时候还好!”向天阁被木游蓝和红儿的对话激怒,一个巴掌就盖在了木游蓝的脸上。

红儿很心疼,想上前,却被拦住,不得接近木游蓝。

“红儿,你最好就是记住,我带着你的木游蓝就在后山,风灵,就是你以为的木游蓝的妹妹,一定会带着人来救木游蓝,到时候,你就让她去后山找我,记得我的话,要不然你的木游蓝一定会惨死在我的手下,到时候,你就成为未过门的寡妇了。”

向天阁奸笑几声,就扔下红儿,带着木游蓝去往后山,他让人写信给皇宫中的眼线,让眼线秘密送信给踏雪国的公主,用公主作为筹码和风灵谈判。

踏雪国的公主,正在北生国造访,她想嫁给沈君雨,可惜沈君雨的眼里只有风灵一个人。

向天阁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红儿只能眼睁睁看着向天阁带走了木游蓝,自己一个人,孤寂地在空无一人的村子里等风灵的到来。

“红儿,委屈你了。”风灵听完之后,为红儿感到伤心,她正想安慰红儿,却发觉自己的眼前是一片模糊,看不清楚红儿的模样,到处都彷如蒙上了一层薄纱。

耳边传来红儿的声音:“小木,我知道你是木游蓝的亲生妹妹,刚才那个人不是一般的人,向天阁说了,只能带你一个人去见他,要是再多一个人,他就会杀了木游蓝,我没有了亲人,最疼爱我的爹爹和娘亲都没有了,我只有木游蓝一个人了,我不想再失去他,既然你不是他的亲生妹妹,你就为他牺牲吧,我知道我对不住你,要是有来生,我做牛做马报答你就是了,原谅我,小木,我也不想,实在是逼不得已。”

“是,是,是不是……”风灵费力地说出完整的话。

“是迷魂药,对你的身子不会有伤害,等到你睡醒之后,你就会见到向天阁,我就可以见到木游蓝了,小木姑娘,对不住,为了你的哥哥,请原谅我!”

风灵已经睁不开自己的眼睛,她听到的声音也是越来越遥远,她觉得自己很累很累,只是想好好睡一觉。

红儿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风灵渐渐觉得眼皮困重,缓缓闭上了眼睛,在失去知觉的前一刻,她感到一阵温热的液体划过自己的面庞,她闻到了泪水的味道。

风灵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里,梦里见到红儿和木游蓝成亲了,红儿对自己笑意盈盈,她正想祝贺红儿和木游蓝,忽然红儿身上的嫁衣变成了鲜红的血迹,全部变成了村人的血迹,那些都是无辜的人,他们在风灵的梦里哭泣,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死在向天阁的手下。

她忽然又见到向天阁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望着自己,想抓住自己,她拼命挣脱了向天阁的手,想找到沈君雨,不管自己跑到哪里,都见不到沈君雨的影子,她害怕了。,

在空气里大声呼唤沈君雨的名字,沈君雨向自己走来,他一脸的笑意,风灵向沈君雨迎过去,就在要靠近的一瞬间,她忽然发觉,沈君雨的脸变成了向天阁。

沈君雨变成了向天阁,向自己扑过来,风灵吃惊,一下子就从梦中醒来。

等到再次睁开眼睛,她见到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向天阁,向天阁正背对着自己站着,双手放在身后,听到动静,他旋即转身,见到了醒来的风灵。

“你始终都是回到了我的身边。”向天阁俊美的脸庞露出得意的笑,他想上前一步,拥住风灵,风灵警觉,向后一退,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再看看自己身上,还是那一身衣裳,只是盖上了被子。

“你的手段很卑鄙!”风灵转动自己的身子,没有了刚才的疲软,显然是迷魂药的药效已经过去,自己的意识恢复正常。

“我的手段卑鄙?比得过你吗?风灵,你用尽各种方法逃离我的身边,要不是你想逃走,我怎么会用这种办法?”向天阁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错。

向天阁不知道,眼前的人,已经不是以前的风灵了。

“你就算再怎么怨恨我逃离你的身边,也不能杀了山村的人,那些人都是无辜的人!”风灵没有怨恨红儿,她眼前晃动的是那些无辜枉死的人的影子,向天阁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以前的风灵在记忆中已经开始后悔,当初她和木游蓝会在这个山村停留,要是没有在这个山村停留,或者就不会发生村民被杀的事情。

“无辜的人?风灵,你真是会为这些人说话,你知道这些人都是做什么的吗?你难道真是以为这些人是单纯的村民?”向天阁冷笑几声,他知道风灵一定会质问自己,他对风灵的质问丝毫没有意外。

“不是吗?难道他们不是吗?”风灵的声调变化,难道不是一般的村民吗?

“他们不是一般的村民,都是前朝的皇上,布置在这里的兵士的后代,他们在这里不是因为要生活,而是要守着地下的财富。”向天阁冷然,他已经距离成功很近,他不仅得到了风灵,也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你在说什么?最好就是给我说清楚!”风灵从向天阁的话里听出端倪,她想知道真相。

“很多年之前,不知道是谁为了以后着想,就让人带着一大批财富来到深山隐居,后来渐渐被人遗忘了,这里的财富还是埋在深山之中,村长正是那些后人的头目,本来我是不知道的,我是从王大人的嘴里知道的。”

向天阁说到这里,就喝了一口茶,他想等风灵求自己说下去,风灵只是盯着他,没有说话,根本就没有意思要求他说话,向天阁只好讪讪地继续说下去。

“村长,就是红儿的爹就是那些人守护人的后代,我本来是想让红儿的爹,就是村长告诉我详细的地方,但是村长就是宁死不说,既然他想死,我就成全他,让他去死,让他到地下去守护这批财富就是了。”

向天阁的口气很平常,似乎他和风灵说的不是几十条,上百条的人命,而是一般的事情。

“原来不是因为我,你怎么可以下得去手?还有那些孩子和老人家!”风灵觉得向天阁的行为简直就是让人发指,他俊美的面容之下包藏着如此恶毒的心。

“反正最后都是死,提早或者推迟都一样。”向天阁的口气淡然,他一点都不在乎。

“你,你,你,真是太冷血无情了!”

“为了达到目的,就算要杀再多的人,也是一样!”向天阁把风灵的手指压下,对风灵的指控是没有丝毫的在乎,他早就习惯。

“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内疚之心的吗?”风灵难以置信,他杀的是人,不是青菜。

“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都是这样,既然如此,就当做是他们的命不好罢了。”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